雷军 让每个人都能享受科技的乐趣|影响中国2016

闵杰 闵杰
雷军 小米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1992年参与创办金山软件,1998年出任金山软件CEO。金山软件上市后,雷军卸任金山软件总裁兼CEO职务,担任副董事长。 2011年7月,雷军重返金山软件,任金山软件公司董事长。 2010年4月6日,雷军建立了小米公司。 ​
年度经济人物:雷军
他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一位知名的投资人,更是一位永葆热情的创业者。他以“让全球每个人都能享受科技的乐趣”为愿景,坚持与用户交朋友,坚持做感动人心、价格厚道的产品。他改变了世界对中国产品的看法,六年时间带领公司取得了奇迹般的成长。当前,他又带领公司大胆探索“黑科技”,积极尝试线上和线下相融合的新零售业态,用生态链模式布局物联网。他和他的企业代表了新的观念、新的潮流,代表了互联网经济的未来。

雷军。摄影|张沫

雷军 让每个人都能享受科技的乐趣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闵杰

“在我心里,我希望小米永远是米粉心中最酷的公司。”2016年10月25日,在小米Note2和小米MIX的发布会上,雷军如是说。

这两款手机的一货难求某种程度上证明了小米的“酷”。美国《时代周刊》撰文称,小米MIX概念手机拥有6.4寸大屏,相比拥有2/3屏占比的iPhone7来说,小米MIX的屏占比高达91%,其率先使用的全陶瓷机身是一场陶瓷技术的革命。

“小米Note2双曲面重新定义了商务旗舰手机。它的难点在手机正面,我们创新地使用OLED柔性屏完美贴合玻璃解决了这个难点。同时我们也大胆探索了全面屏科技,请国际设计大师Philippe Starck帮助设计了小米MIX。”雷军说,无论是双曲面柔性屏、超感光相机、全面屏还是全陶瓷机身,小米一直走在探索黑科技的路上。

“专注、极致、口碑、快”是雷军总结的互联网思维七字诀,小米手机作为这种思维下的产物,曾经颠覆了人们对手机,甚至对商业模式的理解,引发了创业者对互联网思维的狂热追捧。

六年之后,在雷军眼里,小米要呈现的“酷”,已经不仅仅是刚开始的“为发烧而生”,而是提升到一个新的层面,“坚持做感动人心、价格厚道的产品。”

而要实现这个提升,效率革命成为雷军这一两年来不断向外界阐释的小米新哲学。“借助互联网提升各个环节的运作效率,让质高价优成为可能,这就是小米最大的创新。”雷军说,小米要打破大众对于高端制造的迷信,“高端不等于高价”。

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的年度经济人物颁奖时,小米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表达了一个希望,“当大家用的小米产品越来越多的时候,可能就会发现,其实好产品不需要花那么多钱。”

小米谋变,雷军不变

有人形容,手机行业的格局是典型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两年之内,曾经风靡一时的风向会突然改变。

比如,前两年很多手机厂商都在学“小米模式”,以线上销售为主,把线下经销商的成本让利给消费者。两三年之后,人们突然发现深耕线下经销商渠道的OPPO和VIVO,销量蹿升了上来。

对这种风向变化,业内普遍的看法是,前几年,熟悉互联网的一、二线城市用户经历了换机潮,现在则轮到不怎么熟悉互联网的三、四、五、六线城市开始换机潮,OPPO和VIVO靠“农村包围城市”路线实现突围,线下模式又成了新的行业楷模。

小米模式不灵了吗?人们发现,小米也逐渐换了玩法,开始请明星代言,布局线下实体店“小米之家”。

“我们在今年2月份才决定把原来在写字楼里作为服务中心的小米之家逐步调整为自营的零售门店,随后小米之家业务所取得的进步超出我的预期。”雷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截至目前,小米在大陆及香港、台湾总共开设了43家小米之家,其中37家开在商场,港台各有一家。

最早的小米之家是在2011年10月开始推出的,当时主要在写字楼里,不是在临街店铺,主要提供服务和售后。升级后的小米之家,开始融合展示、体验、销售和售后服务为一体。

小米之家的外观简洁大气:在白色货架和浅棕色桌子上,整齐地陈列着手机和各种配件。除了手机,小米之家还展示和售卖各种小米生态链的产品:净化器、平衡车、净水器、电饭煲等,几乎囊括了全部品类的小米产品。

“电商只占国内手机销售20%到30%的份额,小米又能占到其中一半,即便如此,小米今天的核心问题是触碰不到剩下的70%到80%的消费者。”雷军说,“尤其在三、四线城市,主要依靠广告和门店渠道,为了接触到大众人群,我们今年把开拓线下市场作为一个重点方面去做。”

就线下门店来说,代言人策略无疑是手机厂商最青睐的营销策略。2016年7月,红米手机宣布同时签下吴秀波、刘诗诗、刘昊然三位影视明星作为代言人,这也是红米乃至小米第一次发布代言人,意在继续稳固红米“国民手机”的品牌形象。而刚刚发布的高端机小米Note2甚至还请到了梁朝伟代言。

小米之家跟传统的线下实体店并不相同,雷军称之为“新零售模式”。首先,小米之家先从自营开始。雷军坚持的理由是,“只有像我这么坚硬和纯洁的心,才能把这个事情干好。”

看似费力不讨好的方式,背后的哲学和互联网思维一脉相承,着眼点依然在效率优化。雷军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小米不是简单地开实体店,而是用互联网的方式、电商的效率做实体店。

目前每个小米之家平均占地200多平方米,大部分会实现单店全年6500万-7000万的营收,平均每平方米销售额25万人民币,在零售行业位列前茅。经过持续的优化今后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在雷军的计划里,“未来三年,我们的目标是建起1000家小米之家”。

喝着小米粥闹革命

对于任何一家在行业中体验过巅峰感受的企业来说,在面临更激烈的竞争时,如何继续发展,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对小米和雷军来说,更是如此。

2016年1月15日,小米年会。雷军一身红衣,身后的电子屏上,定格了几个大字:2016,开心就好。“过去的一年我们实在过得太不容易了。”雷军说,“2015年年初,小米制定了8000万台的手机销售预期。我们所有的工作都不自觉地围绕这个任务来展开,每天都在想怎么完成任务。在这样的压力下,我们的动作变形了,每个人脸上都一点一点失去了笑容。”

此前小米一路高歌猛进。小米科技2010年4月成立,2011年8月推出第一款手机,当年即出货30万台。2012年出货719万台,同比暴涨2300%。2013年出货1870万台,同比大涨160%。2014年出货达到6112万台,再次同比大涨227%,销售收入也达到了743亿元。在2014年年底进行的第五轮融资中,小米估值达到450亿美元。

下一步小米应该怎么走?回归初心,这是雷军寻找到的答案。好在,这时小米才6岁,找回创业心态并不难。

那种迎接新世界的新鲜感让雷军难忘。2011年5月,当研发中的小米手机第一次可以通话时,“我一听说就迫不及待地跑过去,当时我们的手机还拿不起来,只能趴在桌上打,但你俯下身去亲耳倾听,就像听到自己的孩子发出第一声啼哭,那声音是如此美妙,就像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他希望将高歌猛进的小米拉回最初的航道:创业心态的本质并不是追求销量,而是要做自己觉得酷的产品,要享受这个过程。

雷军很早就进入互联网行业,第一段经历是在金山软件,那是中国最早的软件企业之一。1992年初,金山软件创始人求伯君邀请雷军加盟。1998年,雷军全面执掌金山,求伯君本人则逐渐退居幕后。

2000年前后,金山启动IPO计划,历时8年5次尝试,从香港创业板、内地创业板、内地主板、美国纳斯达克最后到香港主板,雷军完成了这个阶段性使命,他因此被称为“中关村劳模”。

40岁之前,雷军实现了财务自由。金山完成IPO后两个月,雷军从金山闪电辞职。离开金山之后,雷军并没有急着再次创业。因为他人缘好、朋友多,很多人创业都来找他帮忙,短短三年,他成为中国创投界最重要的天使投资人之一。雷军共投了27家创业公司,其中欢聚时代、猎豹移动、迅雷三家公司成功上市。

他曾经自述那几年的状态,就像“退出江湖了,每天睡觉睡到自然醒,从来不约第三天的事情,凡事只约今天和明天,因为太累”。

但创造一个伟大企业的梦想依然还在。雷军念念不忘的是上大学期间读过的一本书:《硅谷之火》。那本书讲述了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等人创造苹果电脑并改变世界的故事。

“直到40岁进入不惑之年,突然有一天我觉得人不能这样过一辈子,还得有点儿追求和梦想,万一实现了呢?”雷军说,他的梦想是改变中国产品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让老百姓用上优质的产品。

40岁这年,他决定放手一试,于是有了小米。“我永远忘不了,2010年的4月6日。那是将近六年前,我们十来个人,七八条枪,一起喝碗小米粥,开始‘闹革命’。”

雷军说,他在40岁的时候,就把很多道理全部想通了,最重要的还是怎么把握时代的机遇,一切顺势而为,这也是后来广为传播的雷军“风口理论”。

小米从手机操作系统MIUI入手。2010年,智能手机尚处于起步阶段,手机的操作体验处于蛮荒年代。根据中国人的习惯,小米基于Android定制开发了手机操作系统“MIUI”,全面改进了用户使用智能手机的体验。

MIUI有着极高的用户量和活跃度,目前总用户量已经超过2亿(累计联网激活用户),其中三分之一的用户平均每天点亮屏幕超过200次,每天使用手机时间超过5.5小时。腾讯灯塔的用户数据画像显示,安卓手机活跃度前十名的手机型号有9款都来自于小米。

“为了让用户有极致的体验,从MIUI诞生那天起,我们就坚持每周更新。这在全行业是绝无仅有的。”雷军说,“MIUI是小米的处女作,是原点与初心,是互联网思维的试金石,是小米价值观和方法论的播种机。”


原国务委员、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至立(右)为影响中国2016年度经济人物获得者小米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颁奖。

打开小米的正确方式

从小米手机一面世,小米就成为被研究的对象,从营销模式、成本定价、极致单品、粉丝经济,用互联网思维做手机的小米,的的确确影响了中国互联网手机行业的走向和格局。

“小米最大的贡献是推动了整个手机行业的进步,手机越做越好,而且整体价钱越来越低,迅速提高了中国智能手机的普及率。”雷军说,“外界并没有真正看懂小米,因为小米太超前了。”

“我们在成立之初,就提出了‘软件,硬件和互联网’的铁人三项模式,坚持三个领域同时做,强调软硬件和互联网结合的体验。我们在这三方面继续保持巨额的投入,已具备一定的领先优势。”雷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在不少人号称学小米,但大多还只是在模仿某一方面,“我们靠硬件搭平台、靠互联网增值服务获取利润的商业模式到目前为止还是独树一帜,我们积累的互联网开发模式的经验和用户参与生态也非同行一朝一夕所能追赶。”

2013年,认识到下一阶段将进入物联网时代时,小米开始布局生态链企业。有人说,小米正在从一家手机厂商变成一家百货公司。从手机、电脑、电视、音响、路由器等电子产品,到净水器、电饭煲、插线板、体重秤、床头灯等生活用品,小米被批评“不专注”。

“不少人还是对小米的产品布局存在误解,小米自研的产品是手机、电视、盒子和路由器,其他都是我们投资的生态链企业做的产品。”雷军对《中国新闻周刊》解释,“小米在克服多产品专注的问题上,最常用的就是生态链的打法。小米不是一家公司,而是由几十家公司一起构成的舰队。小米投资的每家生态链公司只做一个产品,而且专注在一两个品类的一两个产品上。”

小米目前主要围绕以下几个方面布局生态链产品:手机周边智能设备,像移动电源、耳机等;智能白电,像空气净化器、电饭煲等;个人短途交通,如九号平衡车、电助力折叠自行车等;极客酷玩类,如无人机等。

在小米的生态链条中,77家公司,只有100多人在管理,但处处都有小米的影子,从产品、供应链到渠道,对接小米的模式和资源,但小米只参股不控股。

雷军为小米生态链设定的目标是,进入100个行业,激活100个企业,在传统大公司模式下,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几乎不可能,因为77个生态链企业,在大公司其实就是77个部门,“如果我要搞七八十个部门,就会累死人,我得把他们全部变成老板。”

“生态链业务对于我们打造高效率的世界一流的零售集团,以及拓展新用户群体都有极高的价值。”雷军说,现在小米的物联网平台米家APP接入在线设备总数近5000万,同时在线设备500万,3个月月活近5000万。布局几年之后,雷军对小米的商业模式有了一个更清晰、更形象化的定位:做科技界的无印良品。

“我觉得小米的生态其实被低估了,从底层的大数据到平台,再到全面的智能硬件,小米的生态已经俨然若隐若现了。”中国信息经济学会信息社会研究所所长王俊秀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而且这个智能硬件不是一件,是一组,小米是一个生态级的公司,这种生态级的公司并不多。”

雷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已经有不少小米生态链公司的产品在短短的两三年就取得了神一般的业绩,像小米移动电源、小米手环、空气净化器、平衡车的公司分别都是各自领域的No.1或者No.2,“在今年的双11,我们有10个生态链产品分别成为天猫平台各单品类别的销量冠军。”到2016年11月,小米已投资孵化生态链公司77家,16家公司年收入过亿,3家年收入破10亿,5家公司估值已达10亿美元。

为了便于公司内部和外部理解他的思路,他习惯将小米的模式简化为向三个企业对标:第一,向同仁堂学习,强调真材实料做好产品;第二,向海底捞学习,和用户做朋友,和用户互动。最让他欣赏的,是美国最大的连锁会员制仓储店Costco,高效率运作,控制好成本,缩短中间环节,以接近成本价直销还能挣钱。每个商品的毛利只有1%到14%,远远低于同行。

“大家一定要理解,我们的真实商业模式是科技业的无印良品。”雷军说,小米的商业模式就是做品牌产品再带零售,是垂直一体化的模式。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小米生态链要覆盖100个品类和行业,因为在这个零售平台上,需要50到100种商品来拉客流量,如果只卖手机客流量不足。而客流量不足又将导致小米跟传统厂商一样,一千块钱的商品卖三五千块钱,“这不是中国的未来,中国的未来是高效率的革命。”

效率革命现在成为雷军最常挂在嘴边的高频词。“我认为中国有一流的制造能力,一流的设计和研发能力,现在消费者买到的产品不够好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效率低下。”雷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只有当全社会共同重视起效率的改善,做全过程的效率优化,中国的产品就会越来越好。

“小米模式是创新的模式。”雷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相信外界看小米,从围观到接受需要有一个过程,需要时间。而在眼花缭乱的各种模式之外,他最希望外界,尤其是“米粉”们能更多看到,“小米为用户带来又酷又好的产品,给大家的生活带来改变,以及为社会创造出更大的价值。”

很多人在讨论小米的时候,总是容易忽略一个基本的背景,小米其实只有六岁。对于一家只有六岁的创业公司,不论赞美还是诋毁,或许都应该抱以更多的耐心,期许更多的改变。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6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